弗闲斋最近统计了一下,国内藏书票的销量外国藏书票远远大于中国藏书票的销量。弗闲斋从1996年开始到2006年8月总计销售了中国艺术家的作品8329枚,外国艺术家的藏书票1347枚,而从2006年开始到2018年6月共计销售国内藏书票41670枚,而外国藏书票75439枚。从购买的对象来看,购买中国藏书票的票友50岁以上的占80%,而购买外国藏书票的相反50岁以下的占80%,特别是30岁-40岁的占比最高,而且版画专业或艺术院校的学生老师,画廊,美术馆等占比最高。

       分析一下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外国藏书票的技法,想象力,主题内容丰富,特别吸引艺术院校师生与专业机构人员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这些院校基本不收藏中国藏书票,因为他们自认为国内作者水平除了老先生以外都差不了多少,还自认不比别人差,买了外国的可以参考,来提高自己的技艺以及构思等。而老先生的虽然喜欢,但价格比较贵,也就很少有收藏愿望。

          第二,外国藏书票由于中国需求量大,作者乱印情况比较严重,弗闲斋提出规范化真正实施是2014年,所以外国藏书票大量倾销中国,使得藏书票在国内市场的价格与国外倒挂,给予传与新手进门起到了助推作用。

          第三,各版画专业机构,大专院校,文化传播公司举办的展览,活动比较多,这些学生老师以及专业人员容易接触到外国藏书票,所以购买的人就多。

          第四,国内作者的藏书票价格贵,一般稍微挂个美协头衔或教授的价格动不动就是500元,1000元,一比较发现还是买外国藏书票。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因素,因为每年的版画专业大学毕业生,研究生都是上千的,而且他们对藏书票都有情怀,这种情怀落实到具体的购买上就增加了外国藏书票的销售量,譬如2016年弗闲斋去广州美术学院参加双年展活动,卖掉的外国藏书票就有200多张,中国的藏书票自卖掉了12张,而且是丁金胜的水印木刻,那些塑料版,锌凸版等都没有卖掉。2014年观澜之行也是如此,外国藏书票卖掉了500多张,而国内藏书票只有70多张,其中最多的还是丁金胜的水印木刻。就拿常州武进举办的国际藏书票博览交流会来说成交量还是在外国藏书票,国内藏书票除了丁金胜的水印木刻藏书票外,成交量都不大。

          第六,外国藏书票的成交量远远大于国内藏书票,还有一个原因是定制量也特别的大,单单几个人就定制了上千种,每人在200多种。

         综上所述,外国藏书票虽然现在价格上不去的原因不是没有人买,而是数量庞大的定制,要有一个消化的过程,包括我这次去捷克,中国票主的外国藏书票每个外国收藏者,国内收藏者都有不少,我基本没有交换多少,回到家里看看也有几十张都是国内票友定制的藏书票,所以外国藏书票虽然有庞大的爱好者,但比较比起定制者的每种100张,二百张来说还是有个过程的。但是这已经发出了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当这些定制交换碰到问题,定制减少,而消费者增多的时候,外国藏书票的价格就会明显上升,国内外价格倒挂的情况就会发生变化。版画专业毕业生,各培训机构版画藏书票课程的设置,各地的藏书票版画展览活动的开展,都将会让更多的熟悉与爱好外国藏书票的人快速的增长,而由于精美铜版、石版、木口木刻的外国藏书票制作的难度,数量的减少,而会成为供不应求的局面。所以现在是收藏外国藏书票的最佳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