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闲斋大年夜,初一,初二三天进行了珍品,精品活动,结果秒杀者寥寥无几,有票友发微信说,东西都不错,就是价格和一份大礼包的数量太多,一看都是几万,几万的,少则也要几千。票友说得也是大实话,这些藏书票不是国内佼佼者的就是国外佼佼者的,更是珍品。就拿包括赵延年的经典之作孔乙己在内的上海鲁迅纪念馆原作集来说,已经整整13年了,里面的老一辈艺术家力群、彦涵、杨可扬、邵克萍、彦涵、李平凡、赵延年、梁栋都已经故世了,名家瞿安钧、王金旭也故世了。吴俊发,莫测,张丰泉、潘元石、片野孝志、吴家华、丁立松也都80、90岁了,年龄最小的也将到古稀之年了。而且这一原作集是鲁迅纪念馆策划的一部非常有意义,值得纪念和收藏的精品,许多藏书票艺术家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激情来创作的。当时邵克萍说为了这一枚藏书票,虽然借用了以前的版子再创作的,然而花费了他整整的两个月时间,弄得天天满头大汗。再说赵延年的那枚孔乙己,构思,刻制都是赵延年亲手制作的,本来想自己身体吃不消,让他女婿给印一下,自己在旁边指导的,可是试了几次都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只能自己慢慢的一张一张印,他说:这是鲁迅纪念馆邀请创作的,我必须做得最好。这些藏书票珍品,精品现在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市场有卖了,记得曾经有一位票友要买这部原票集,我就征集,结果无人肯出售,我只能让他去鲁迅纪念馆求救,回答是:虽然有六部,但已经进库,作为国家的收藏品,是绝对不能拿出来的。这部是我13年上海拍卖行进行藏书票专辑拍卖时征集来的,后流拍了,弗闲斋加点价,征得藏主同意就买下来了,时至今日拿出来以低价秒杀,结果没有票友秒去,弗闲斋也感到很荣幸,因为藏在手里,还能时不时地让票友能够欣赏到此部原作集。这次秒杀的精品,珍品确实不少,没有被票友秒去不是坏事,弗闲斋可以继续宣传与让大家欣赏,对弗闲斋来说,放得时间越久获得的利益就更多,因为时间越久价值就越大,这是收藏与投资的必然结果。弗闲斋经常感到后悔的事情,就是象杨可扬、杨涵、赵延年、力群、梁栋、莫测、吴家华、丁立松、丁金胜等老先生的藏书票卖掉太多,自己藏得太少,如果多藏点,现在就能够获得丰富的经济效益了,也用不着这个价给票友,票友也不会嫌贵,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而不下手。因此最大的获利者就是真正的收藏者,而非推介者。

      购买未来,是收藏的特性。想买进卖出就能赚钱那就不是收藏,而是经营,经营者只能为生计过日而已。藏书票不涨价,总是便宜着,还有谁来玩呢?所以今天贵者,明天就觉便宜,乃收藏之道,有人曰:赵延年的孔乙己竟然已经高达128880元,似乎觉得非常惊奇。收藏界这等事多如牛毛。就拿邮票钱币来说吧!梅兰芳小印张现在市场价就在15万一枚。红一角就在1万元。与原来的价格涨了10万倍,而赵延年的孔乙己藏书票也只涨了千倍而已。放着涨10万倍的日子也是会到来的,因为毕竟只有50枚。而且按照弗闲斋规范化,认证的也就是这50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