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闲斋即日起天天有秒杀,秒杀的作品都是国内外的名家作品,弗闲斋向来注重作品,而不在乎头衔,但对于有些评价,如版画贡献奖之类的还比较在乎,原因是这些贡献奖中的老师们对藏书票作品创作都是非常认真的,也都是具有高超的艺术性的。譬如力群、彦涵、杨可扬、邵克萍、杨涵、赵延年、吴俊发等独特的艺术性是众所周知的,而且是公认的。还譬如一些名家的艺术性独树一帜也是大家都可以看得明白的,如梁栋、莫测、吴家华、张丰泉、刘硕仁、陆放、沈延祥、王金旭、丁立松、郝伯义、张嵩祖、杨以磊、崔正植、陈浩、陈豪、雪儿、丁金胜、易阳、陈小风、黄俊、秦杨等。但关键在于作品,不是每一个艺术家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经典之作。虽然对于作品的艺术性的优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实际上总有一个基本的评判标准,如设计水平高低、形态塑造准确与否、想象力怎么样、文字与图形结合完美程度、技法的熟练与复杂程度等等,所以只有有比较才能鉴别,有鉴别才知道孰优孰劣,才能判别高下。弗闲斋是经过20多年对作品的观察和研究,看得东西多了,才有了比较高的认识与欣赏能力。弗闲斋现在每天上架秒杀,不在于秒杀掉,而在于让票友提高欣赏能力,提高收藏眼光,目的很清楚告诉我们的票友,什么是好东西,我们要收藏哪些藏书票,这个是关键。上次我们举行了一次木口木刻品鉴会,实际上对票友提高如何欣赏木口木刻提供了最基本的知识。我们一般都是综合性来判断的,而从个别性的角度所有的藏书票作品都有其独特的特点,即使技术水平很差的藏书票,也是有其值得肯定的一面。并且就个人的单独的作品来评价,而不与其它作品,或其他作者来比较的话,而受价格的影响,往往会造成误解,这是一个跟风的时代,因为大多数人不明白什么是好,什么是劣。况且许多藏书票的价格是由作者定的,作者定的高了,书票的价格就高,当然有时候有些作者把自己价格定高了,是其作品确实好,花费的时间确实多,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与作品无关,而与名头有关,特别是国内,为什么人们都想挤进美协、书协、都想当个领导呢?藏书票界这个现象现在越来越明显,而我们跟风的人也越来越多,前些时候有人来问弗闲斋收购书票吗?说这些票是美协负责人,鲁迅奖获得者等等,我一看就拒绝收购,这些作品基本上都是看不上眼的,或者就是些弄虚作假的玩意儿。因此弗闲斋出台每天秒杀的目的,就是让票友通过弗闲斋上传的这些藏书票,以及价格来提高票友的认知度。有很多东西因为不能明说,只能给大家一种启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就会越来越明白,为什么力群、赵延年、杨可扬、杨涵、吴俊发、梁栋、杨春华、冒怀苏、、莫测、张丰泉、陆放、吴家华、张嵩祖、丁立松、王金旭、郝伯义、王成城、杨以磊、顾其星、丁金胜、陈浩、易阳、陈小风、秦杨、黄俊等货真价实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会逐渐上升,即使现在不高,或有时低落,而最终总是不断上升的。而有些即使被炒上去,而会跌落,甚至几十元一张都不会有人要。因此,票友要不断观察与体会弗闲斋的理念和导向,这就是品牌机构对藏书票发展起的主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