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藏书票的价格始终是个热门话题,从我们第一天开始就碰到了价格问题,藏书票多少才对呢?现在看来什么价格都对,但什么价格都不对。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市场是万众组成的,卖家与买家,卖家与卖家,买家与买家,藏书票又是五花八门,又涉及到人,人一参与,于是想法各一,因此什么是贵,什么是便宜,谁都说不清,谁也没有必要去说清楚。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必须说清楚,就是说应该看是否有利于藏书票市场的发展,只要能推动市场发展,有利于广大收藏者,作者利益的那肯定是正确的。记得97、98年藏书票杨可扬的50元一枚,很多人嫌贵,可是徐龙宝、邵黎阳等全部20元一枚,杨忠义也只有20元多一点,这样的价格买的人寥寥无几,几元,十几元的藏书票多得很。有人说主要是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是藏书票的缘故,后来我们就拼命宣传,到处去办展,演示,讲座,结果还是没有多少人买,到了2005年也只卖掉了几百张,所以市场到底怎么才能好起来呢?我们开始尝试了运用价格原理来调节市场,因此进行了第一次全面调价,并把赵延年的藏书票价格调整到600元一枚,顿时一片声讨声,但是我们仍坚持,并把古元的一张藏书票放到1000元。这次的调价刺激了市场,来玩藏书票的人迅速增加。当然我们调价的原作是向多元化发展,把各类藏书票,各类作者的藏书票的价格形成多元化,有高有低,使得藏书票市场得到了迅速发展。并且每年都相应根据市场的变化情况来调整市场。所以弗闲斋对于那些乱嚷嚷人根本就不予理睬,因为他们不懂市场规律,也不懂藏书票的质量高低,而只是在以价格低为标准,试图从中获得利益,结果上当被一些专搞假冒伪劣的忽悠,根本就看不出藏书票发展的趋势,也不知道影响价格的正宗原因就是藏书票的质量和规范。弗闲斋一向认为弗闲斋是中国主市场的引领者,有着丰富的市场经验,对藏书票的质量和规范的了如指掌,谁的东西好,谁的东西孬,谁在搞假冒伪劣都十分清楚,都会根据市场的变化运用价格杠杆调整。正如有些作者的藏书票要卖到8000元到10000元一样,这是他们的事情,至于弗闲斋绝对不会干涉,但绝不会收藏和收购的。这是我的权利,所以市场上的藏书票是买者的权利,你可以自由选择。如果你要嚷嚷,但别人也有嚷嚷的权利,但需要尊重别人。卖者卖多少是他的权利,你买不买是你的权利,你指责别人是对别人的不尊重,这是最起码的道德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