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常州武进第三届国际藏书票博览交流会,我与大家交流中,突出的问题是藏书票定制出现了瓶颈,大家都感觉压力太大,主要有两方面:第一、A,定制者存货太多,一种少者50枚,多则100枚,100种就有5000-10000枚,手头的没有交换掉,新的又要做,不断做,越积越多。B,交换渠道越来越狭窄,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交流会,买卖越来越多,因为藏书票有其价格,不同作者的价格不同,同一作者的不同藏书票由于主题,制作好坏,简繁,色彩,票主,市场流通速度等也有每一张的价格,所以原来的交换模式逐渐正在被买卖的交换模式所替代,这已经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趋势。C.定制价格便宜,而购买贵,这个大家都已经明白,所以买者大多不愿与定制的藏书票交换。D,作者大量印制AP等不编号的,以低价出售,导致市场订制者的藏书票过多。譬如:乌克兰维斯查金的藏书票,原来一般定制50枚,ap罗马字母15枚。而现在又出现ap的编号50,同定制的数量相当,这就大大冲击市场,包括交换和买卖市场。第二、a,定制的质量不能保证,订制者都希望便宜,因为一次要定50-100张,总金额必然多,作者也给你一定的优惠,所以质量上难以保证,加上题材的要求做出来的不一定个个都好,即使不怎么样的也只能拿下来,这样的藏书票就更难交换,压在手里就不好出手。b,还有不少书票作者不编号,在讲究规范化的时代,这些藏书票就难以出手。本来这些订制者的一部分藏书票可以卖给推介者或者与推介者交换后出售,但订制者已经与没有定制者或者其他订制者交换了,推介者也难以出售,加上推介者也定制了不少藏书票,整个藏书票市场这些藏书票到处可见,你有我有他有,市场上到处能见到这些藏书票,价格也上不去,成为不稀罕的了,再加上大家都盯着这些作者定制,一方面作者见定制的人多,不断提高价格,一方面市场充满这些藏书票,大家都低价,使得市场疲软。所以外国藏书票定制出现的问题尤为突出,市场已经连续不断疲软,虽弗闲斋采取了多种措施仍不见效,处理叶夫根尼、阿卡迪等少数作者的藏书票外,大部分藏书票都很难交换或者卖出去(弗闲斋主市场仍很坚挺)。弗闲斋市场为什么能做到仍保持以前的状况,主要是5年前就已经预测到定制带来的弊病,早已经采取了应对的措施,速速减少定制,与文化人与机构合作,并按照实际情况采取卖藏书票送活动与发货给收藏者,而减少推介者发放数量的办法,使得弗闲斋定制的藏书票在市场的份额减少,价格提升,这样弗闲斋就能保持持续发展,而不被今天可能出现的市场疲软受到影响。所以收藏者,推介者都必须要重新审视定制藏书票,以免给自己带来更大的资金压力。我在10年前参加国际藏书票交流会后就写过一篇文章,中国个人定制藏书票带来的弊病,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是不适合的,比买藏书票要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只要想想出国交换一次都是要花费几万元钱的,偶然一次可以作为旅游,每年一次,而且成为包袱了,哪有游玩之心。推介者定制更是得不偿失,因为50张,100张要出售掉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有弗闲斋能够有计划,有步骤的做,因为弗闲斋拥有数千票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