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弗闲斋不断的搞各种活动,手头新兴版画贡献奖获得者力群、杨可扬、杨涵、赵延年、吴俊发等大师级的藏书票原作除了作为展览及收藏的资料保存一枚,二枚以外,可以出售的藏书票几乎是寥寥无几了。绝大多数每种最多2枚了,象杨可扬的藏书票原作,一共也只有500多张了(正在积极收购),杨涵的还有600多张,象杨涵丝绸之路,红军之路,第三集风景都只剩最后2册了。邀请展国内藏书票原作集中的杨涵藏书票也都只有2、3册了,散票也剩很少。力群的、赵延年的每种也是二枚,有的只有一枚。所以有票友要弗闲斋卖便宜点多卖些给他一些杨涵的,实在无法提供,最近400、500、600元弗闲斋收到了20多张,大多数票友不愿拿出来,因为他们都没有复品。所以今后一段时间,想要低价几百元一枚收购杨涵、吴俊发、杨可扬、梁栋等人的藏书票原作肯定是非常难了。还有些藏书票名家的藏书票想要收藏到也是会比较有难度的,这些作者自己手头都没有藏书票,或者家属都没有藏书票了,特别是2015年以前的这些珍品精品藏书票都将是难以收藏到的,譬如已故的,譬如已经不能再做新票的老艺术家,年龄都已经8、90岁,或者身体不佳的藏书票名家的作品。象鹏程,莫测,吴家华,郝伯义,沈延祥,俞启慧,张嵩祖,张子虎,张丰泉,刘硕仁、王金旭,冒怀苏等先生的藏书票就都是很难收藏到的,还譬如丁立松、章彪、顾其星、杨春华、周一清、徐龙宝、陈浩、雪儿、周东申、丁金胜、崔正植、秦杨、黄俊等,即使他们还能够创作新的藏书票作品,但是2015年以前的绝大部分藏书票你就很难收藏到,除非出一定的价格偶尔能收藏到几张,因为象丁立松、丁金胜、崔正植他们手头绝大部分藏书票都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枚资料,甚至没有了。基本都已经给收藏者收藏了。收藏他们的藏书票必将是个难点,藏书票经过30多年的发展,特别是藏书票市场20多年的发展,许多名家的藏书票已经被收藏者消化了,毕竟藏书票只有几十枚,对于现在有近万名爱好者参与的活动来说,这区区几十枚实在是个很少的,而况是在这么多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消化的。弗闲斋从1996年开始培养市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000多为藏书票爱好者买过弗闲斋的藏书票,还有其它方方面面玩藏书票的人。所以虽然藏书票玩的人是小众,即使以3000人对于一种只有50、60枚藏书票来说,比率还是蛮高的,那么精品、珍品必然是抢手货,成为一票难求就不足为奇了,而且随着玩藏书票的人越来越多,这些藏书票名家的作品就越难收藏到,弗闲斋自2016年开始建立收购藏书票的机制,也就是收购这些精品、珍品为主体的藏书票,来满足新票友的需求,两年下来发现要收购到这些珍品精品藏书票确实很难,因此珍品精品藏书票的收藏将进入困难时期。弗闲斋也必须作出相应的策略,尽量不再出手,除非活动时拿出几枚献献宝。